23 12
發新話題
打印

明暗流的尺八觀

明暗流的尺八觀

本文轉載自中國尺八網
內容雖有點深澳冗長
但詳述明暗尺八聲音的觀念
很值得我輩深思
請耐心看完全文

有聲吹禅 無聲涅槃
——明暗尺八所展示的禅宗聲音觀
*****************************
作者:明空木三 [傳媒與國際文化學院] *
**********************************************


[摘要] 明暗尺八吹禅是禅宗一種特殊的借聲音修行的方式。通過吹禅所展示出來的禅宗音樂觀與儒家和道家的音樂觀都有着極大的差異,其最重要的特征是通過聲音否定聲音,而最終實現佛家除去妄心,直達真心,明心見性的涅槃境界


尺八通常被看作一種箫管樂器。但是在日本明暗這堙A它卻是修學者籍以問道的法器。尺八在明暗的傳承中是如何使修行者借音聲超越音聲而實現對宇宙人生的證悟,以及它與儒家道家音樂觀有何不同,是本文将要讨論的問題。

尺八最初是日本鐮倉時代的禅僧心地覺心入宋,随杭州護國仁王禅寺住持無門慧開禅師學法時,從同門居士張參那媥ヮ鴞荓a回日本的。張參當時所教授他的曲子“虛铎”,實際上又是模仿唐代高僧普化的铎鈴聲而得。據傳普化當年常常振铎唱偈曰:“明頭來明頭打,暗頭來暗頭打,四面八方來旋風打,虛空來連架打。”這也是明暗流“明暗雙打,虛無吹箫”的吹奏思想的基礎。此後,尺八成爲日本普化宗(明暗流即其分脈)僧人修道的重要法器,他們吹奏尺八行腳天涯,被稱作“虛無僧”。[ 參見孫以誠《日本尺八與杭州護國仁王禅寺》 (2000年8月《國際文化交流專刊》)] 而作爲日本臨濟宗的的一派,普化宗以“虛無吹斷”爲禅那至上之法,亦即藉吹奏方式而斷盡煩惱,了悟虛無之境地。[ 參見《佛光大辭典》 “普化宗”詞條] 這種吹奏方式也因此被稱作“吹禅”。

可見,雖然明暗在日本流傳,但實際上秉承的仍然是中國禅宗思想。而在禅宗流行之前,中國古代樂論對音樂的源起主要有兩種觀點。一種是感物說,以《禮記•樂記》爲代表:“凡音之起,由人心生也。人心之動,物使之然也。感于物而動,故形于聲”(《樂記》),認爲外在的刺激引發人心之動,而音樂就是對這種動的表達。人心之動實際上就指人的喜怒哀樂愧憎慚懼的情感反應,它們是音樂得以形成和展示出來的原因。在這種觀點下,音樂被認爲是一種主觀感受的展示和反映,是人的情緒的抒發。從《樂記》以及荀子樂論等典籍中也可以看出,儒家的論述重點是在“音樂”上。而“音樂”必然是人爲制造的,這個詞語本身已經帶有目的性和價值判斷。儒家是看到人受“音樂”的影響而對音樂起源進行推論:人們在聽到音樂時會産生各種情感反應,因此音樂可對人們主觀感受進行傳達,再進一步即得出音樂就是由人心之“動”而形成的。

另一種則是嵇康所代表的自然說。嵇康在《聲無哀樂論》中認爲,“天地合德,萬物資生。寒暑代往,五行以成。章爲五色,發爲五音”,聲音最終以自然爲其本體,是客觀不受人的主觀意識所決定的。嵇康在進行本體讨論時,其論述着眼點其實是在“音聲”上。音樂是由宮商角徵羽五音構成,而這五音的産生及其相互關系源自自然的規律。五音之間的相互配合形成“和聲”所遵循的規則也是自然律。而對于人們聽到音樂時爲什麽會産生情感反應的問題,嵇康則用《莊子•齊物論》中關于“天籁”的論述加以闡釋:“吹萬不同,而使其自已”。“夫哀心藏于内,遇和聲而後發,和聲無象而哀心有主”,那些看起來似乎是由音樂引發的情感反應,實際上都是聽者自己内心本來藏有的情緒。“和聲”本身是“無象”的,不帶有任何特定的主觀情感,而帶有自己主觀情緒的人處在這種因無象而包容萬象的和聲中時,就會把各自的情感經驗發顯出來,正如大自然埵U種孔竅在無聲的風的作用下會發出各自不同的聲音一樣。和聲正如這堛滿妣楚芋A是客觀的自然的,情感的發顯卻如各種孔洞的發聲,是聽者自己的主觀感受。從而“心之與聲,明爲二物”,人心是人心,其中有喜怒哀樂之主;聲音是聲音,所遵循的是“自然律”的法則。兩者泾渭分明,不可混淆。

而由這兩種不同的音樂觀,就導緻了對音樂在人身上所産生的作用效果的不同看法。儒家感物論從社會的表面現象出發,認爲音樂既然是人表達情感反應的載體,那麽就可以通過音樂來對人的情感産生影響,将人們引導成爲向善的群體,從而有利于社會的治理;道家自然說則繼承莊子“天籁”的觀點,聲音之和無所不涵,人們根據自己的不同狀态心性對聲音産生反應,即“吹萬不同,而使其自已”,音樂的效果是形成一個個不同的個體。這些個體都根據自己本具的自然天性自由發展,成爲自然大化中一個部分,所受的是自然律的控制。從“聲有哀樂”到“聲無哀樂”,是中國音樂思想的第一次重要轉變。前者立足于音樂在表層上的社會效用,後者則探究使音樂得以構成的音聲及其構成規律的自然本質。

而明暗流尺八的吹奏理論,卻展示出與上述兩種樂論都不相同的禅宗音聲觀。佛教傳入中國後,對中國思想産生了深刻的影響,并繼而通過中國影響到包括日本在内的許多周邊地區。明暗流尺八的音聲理念正是這影響的一種展示。同前兩種樂論一樣,明暗尺八吹禅也對聲音同“心”和“自然”的關系做了重要的論述,而它與前兩者的顯著不同在于,禅宗并不将聲音的起源歸于心和自然兩者中的任何一個,而是借聲音對聲音自身進行否定,通過對“實相空相”虛空本質的體證而讓吹奏者實現對“道”的契入和領悟,而這個契入過程的關鍵是對“心物一元”的反觀:人們聽到的音聲既非純由人心所生,也不是起于自然的本體,它是妄心對外境執着而生的相,——既沒有脫離外境而獨自作用的心,也沒有脫離心的作用依自性而存在的自然之物。從記錄明暗流當代傳人冢本松韻老師與其弟子對話交流的《明暗傳燈錄》中,我們可以窺見明暗流尺八是怎樣将禅宗思想融入其中而通過“聲音”證達佛教虛空之境的。

首先,明暗非常強調“萬法自然”。尺八在日本的傳承過程中,逐漸形成多個流派,除了外,還有如琴古流,都山流等。這後兩者漸演化成爲日本現代尺八。爲了方便的緣故,他們在尺八制作過程中采用了“中繼”,即将其分爲兩段以攜帶方便,吹奏時再将兩段相接。而明暗則堅持古法,竹管一支到底,因爲“中繼的使用 因竹纖維不連 造成聲音中斷 内壁鑄樹脂 沒有了風吹竹林的聲音”(《明暗傳燈錄》(四))。這種纖維不連而造成的聲音的細微差别,隻有心極靜,對聲音極敏感的人方可感知。“明暗籍于宗門理念,倡導萬法自然,不假雕飾,故不用中繼,竹管内壁不澆鑄樹脂,每支尺八均可直立。旨在賦予尺八竹子自然之天性,長于土合天地之氣,做成尺八合吹者心氣。天籁之音,遍徹法界”。
其實不僅在是否使用“中繼”的問題上堅持保持竹子的自然本性,明暗對于整個尺八制作過程都非常強調“自然”。當有弟子向冢本老師請教爲何在制作尺八的過程中反複調理仍不能使音聲發透的問題時,老師回答說明暗尺八制作雖然也有比例格式以參考,但并非定式:“音聲之寬弘、清亮、沉厚直接體現制管者心量大小與心思細密程度。故每支竹管隻有他獨具音聲,沒有标準調性(其他流派可在澆鑄内徑時控制内徑變化定調)。竹管所發出的是風、雨、雷、電、水流、鍾鼓等一切自然音聲,卻非西樂之刀來米伐”。
對尺八自然之性的保持對明暗尺八吹奏有着重要意義。首先,尺八制作是否保持了竹子的天性對于吹奏出來的聲音音質有着非常微妙的影響,固然一般人對此難有感受,但參禅者處于“心極靜”的狀态,可以對這聲音是否與風過竹林一類自然之音相應有清晰的感知。而同時,吹奏尺八作爲一個修心過程,它也要求修行者通過在吹奏中将心念完全寄于尺八之音而保持心的靜,使煩亂的心念先通過集中于一處得到調控,再最終達到“萬念俱消”的虛空之境。而對自然與非自然聲音間細微差别的體會感知,正是這修行過程中用以鍛煉集中心念的重要部分。
保持自然的意義還在于使尺八的制作吹奏的整個過程擯除所有功利性目的。其他流派之所以使用“中繼”,是爲了“攜帶方便”的緣故;而澆鑄内徑來控制内徑變化定調是爲了使尺八的音色符合某一特定的标準調性。這些行爲都使得尺八吹奏者執著于外在事物,爲之患得患失而導緻心念遊移偏離,從而被功利目的牽引,忘記自己是在借尺八修行的行者。尺八的保持自然使得吹奏者在這個過程中亦保持随緣自然之心,不挂念于外物,一心内求而得以明心見性,直至最終“一音成佛”。
——但是要實現這一點并非僅靠“保持自然”就能夠達到的。雖然“竹管發出的是風、雨、雷、電、水流、鍾鼓等一切自然音聲”,卻并不意味着聲音有着一個存在于自然的本體。明暗強調自然,但是這堛滿圻蛣M”與嵇康所認爲的五音得以形成的自然本體完全不同。聲音并不是出于“自然”,而是出于吹奏者之“心”,但這堛滿坐腄言蝑~異于《樂記》與荀子所認爲的“心”。儒家樂論的“心”是已經有道德預設,有感情介入的心,它由道德判斷帶來的功利目的所導緻的各種喜怒哀樂情緒沉澱而成。與之相反,這個儒家認爲賦予聲音以感情,應該加以引導的“心”,在禅宗這堳o是必須摒棄的“妄心”。隻有消除了這“妄心”的幹擾,才能見到截斷了一切情緒、念頭的“真心”,——這是對當下之境的純粹體驗。在這種體驗,即真心之下,吹奏者見到了聲音的實相——即無相,聲音的本質是“空”。
《明暗傳燈錄》(六)記冢本老師所言曰:“明暗流假竹管以養心,注重吹管者當下之感受,非以此取悅于人。之所以指法譜相傳,每曲記載着賢者對人生的真實體驗,主要體現音聲無常、無始、無終,實相無相。口耳相傳,所傳者,心也。吹管者心身因天時、地理變化而變化,又竹管依竹之自然天性而制,無固定調性;竹性不同,制管者不同,吹管者不同,故口風緩急、氣息長短、節奏快慢、音聲高低、念念心境、刹那刹那不同,音聲發生着甚深微妙變化”。
這婸§o很明白,音聲所傳的,是吹者的“心”,而這心是“賢者對人生的真實體驗”,實際上,就是前人借吹奏尺八明心見性時的切身感受。明暗流尺八譜子不記音高音調,而記吹奏者的指法,即是爲了讓面對譜子的吹奏者能夠借以體驗前人所體驗過的感受,從而達到其境界。
也正因爲這樣,明暗流的吹奏理念中其實根本沒有“音樂”的概念。想通過樂聲取悅聽者,甚至隻是取悅自己,都是吹禅中必須擯棄的念頭。尺八吹出的不是連貫悅耳的“音樂”,而隻是刹那相接的“音聲”。同時聲音在這堿O“無常”的,沒有固定的本性。根據佛教的說法,色聲香味觸法等等皆無自性,我們觀察到的都隻是由因緣和合而生的相,沒有真實性可言。就如這堛瑭n音,它隻是竹子、制管者、吹管者等等因素恰好相遇合而形成的一個現象,也因此随着各個和合因素的微妙變化而産生微妙的變化。同時這些因素本身也隻是由其他因素和合形成的現象,自身亦無自性,也在每個刹那每個刹那地變化着,我們感受到的音樂就是這樣一個刹那一個刹那相連接而成的假象。——這也正如現代科學所證明的,聲音實際上是一個接一個由聲源發出的非實體性的正弦波在空氣中傳遞形成,各種樂聲都是這種正弦波以不同方式疊加而成,每個刹那其波峰波谷都在變化着。由于人類的聽覺系統不能将其分辨出來,就隻能感受到連貫的樂音,還進一步将自己的喜怒哀樂寄之于上。
我們在日常所觀察到的一切都屬于緣起性空刹那變化的相,包括自然。可是人們所感受到,所聽到看到的卻是似乎連貫的真實的事物。這就是妄心的作用,使得人們把夢幻泡影一般的幻影世界當作真實存在。《樂記》中所認定的生起音樂,感于物而動的“心”,即是佛教中所認爲的“妄心”;人們所感受到的音樂的連貫性、感人性正是這妄心作用的産物。根據佛教思想,音聲是虛幻的,我們對音聲的體驗也是虛幻的,隻要一個人還沉浸在音樂所帶來的感受當中,他就還沒有達到佛教明心見性的境界,仍然是一個被自己的妄心構造出來的假象所陷的人。實相無相,虛空才是樂音的本質,隻有真正體驗到這一點,修行者才達到了佛教認可的了悟之地。

而這種證悟是怎樣通過尺八的學習吹奏而達到的呢?在明暗這堙A借竹管的聲音所護養的“心”并不是感于物後喜怒哀樂的情緒反應,而是“吹管者當下的感受”。“當下”一詞尤其重要,它是一個斷裂的刹那,這個刹那同所有情感的聯想反應都是斷開的。這樣一個個刹那的當下組成了我們感官感受到的連續的時間。因此,對于本質上由一個個刹那當下組成的時間中的聲音,吹奏者必須以刹那生滅的方式去感知它,從而對每一個斷裂的時間點進行直接的契入;這種契入時截斷衆流,萬慮俱消的體驗就是對真心的體驗。聲音則是修行者借以達到這種當下體驗的載體。

正是在這個意義上,前面所說的“倡導自然”才真正有了其方法論上的意義。作爲禅宗的一個門派,明暗對“萬法自然”的提倡并非出于和道家相同的思想,絕不是把自然當作形成聲音的本體。如前所述,去感受自然與非自然之間的微妙差别是對心的敏感性的鍛煉。隻有心的敏感性達到一定程度,才有可能分辨出每個刹那與每個刹那之間的空隙,繼而通過這個空隙“了悟虛無”;此外,這種感知微妙差别以及擯除其他功利目的的要求還是對吹奏者專注性的鍛煉,使他不再陷入其他外緣糾葛導緻心意随種種妄念流轉,而是隻專注于尺八之音,萬念先系于一念,再由對聲音的刹那分辨進入虛空,最終涅槃。

正如《明暗傳燈錄》所述,“先人習管,冬三九夏三暑,數十載如一日;于自然界擇一處,大海邊、瀑布旁、竹林堙B河流處等等,迎風而吹。若能于此返聞竹管之音,此乃真音(心聲) 也。漸漸心不散亂,念念住此,耳根圓通,昔證妙音,妄念不生,狂心頓歇,行走做卧亦複如是,至此方得一處方便”。一句“于自然返聞竹管之音,此乃真音(心聲)”,把這個明心見性的飛躍過程概括了出來。這句話的重點不在自然,不在竹管,亦不在竹管之音,而在于“返聞”。這個“返聞”是吹禅者于心内求,返觀實相的必經步驟。正是有這個“返聞”的存在,“返聞者”才能夠領悟到尺八中所傳出的音聲并非自然之聲,亦非竹管之聲,而是來自自己妄心執著而生。這時他就看到了實相,了解到聲音的真實本質是虛無,都隻是那個能夠返聞正在返聞的“返聞者”的“心”所變現。找到了“返聞者”便領悟到了“真音”,此音之真,真在不受高低頓挫節奏旋律,乃至一切金鼓牙竹絲弦等各類材質演繹。當下一心安住其間,遠離一切喜怒哀樂,沒有好壞對錯善惡高下大小的區分,無增無減,心專著一處而入三摩地,就是一音三昧。此時的吹禅者就如《心經》所言,是觀自在菩薩,在三摩地行深般若波羅蜜多,體證到五蘊皆空,當下色不異空空不異色,受想行識都爲諸法空相,不生不滅不垢不淨不增不減;他無受想行識,無眼耳鼻舌身意,無色聲香味觸法,由此領悟到了這竹管發出的是心聲(妄心之聲),而這自然界是心相(妄心之相),一切唯心所造。繼而念念返觀,直入刹那間隙,最終達到心包虛空,心無聲相(此心乃真心),大音希聲的涅槃之境,此時方了悟真心,終得明心見性。

明暗吹禅者就是這樣以尺八之音修行,而借此了悟到聲音之實相是本質的“虛空”并契入其中,實現一音成佛的涅槃境界。禅宗這種對音樂的看法從根本上否定了中國古代儒家感物論和道家自然論的音樂理論,因爲在禅宗這媮n音的本質是“空”。這種“空”一方面将儒家樂論中的聲有哀樂歸入了“妄心”作用之中而否認了其所認定的聲音所傳情感的真實性,另一方面對于強調“聲無哀樂論”,從聲音的自然本體來消除主觀情感對聲音的影響,從而對音樂本身進行純粹審美的道家音樂觀,又通過揭示聲音由刹那組成的“空相實相”而否定了其認爲的聲音有一個存在于自然的“本體”。

明暗雖然通過尺八吹奏來修行,他們最終的境界卻是對音樂的否定,并由對這種否定的切身體驗終得明心見性。如果說儒家樂論是将音樂的起源歸于人的主觀情感,從而強調其社會作用,借以造就出感性群體,道家樂論是将音聲的本體歸入自然,通過“吹萬不同而使其自已”來成就個性自由的個體,那麽作爲禅宗一系的明暗流則通過“返聞”這個禅悟的關鍵步驟契入“心物一元”的音聲虛空實相,從根本上超越這些由喜怒哀樂的情緒(群體的以及個體的),刹那變幻的現象(社會的以及自然的),和我們被感官感受欺騙而得的假象所組合而成的世界,直證“諸行無常、諸法無我、涅槃寂靜”三法印而由人成佛。

TOP

我看完了全文,我想以最短的文字,淺談我的看法。
這些深奧的義理很難簡單的說清楚。

往內去探索真心,
回到自己生命的活水源頭!

禪宗修行的唯一目的就是"見性"
"見性"這麼說就比較容易明白,
我看見了真理,
看見甚麼真理,
看見人生與宇宙的奧秘,它的究竟的真理它的本性,
它的究竟的真理是什麼?它的本性又是甚麼?
佛家說它的究極的本性就是空性。
空性是佛家最高的真理。

而此空性,心行處滅 ,言語道斷,
它的意思是說這個空性的真理,
不能靠頭腦思惟推理邏輯盡入,
文字與語言都不能通達。

因此禪門以各種非邏輯式的權巧機鋒,讓人自悟。

而這是往自己內心探索的心靈道路,
這是迴光返照自省自覺得心地功夫,

反聞聞自性 ,性成無上道。

儘管往內反聞聞自性,一直聞到明心見性,
成就大圓滿的覺性。

大佛頂首楞嚴經 ─ 觀世音菩薩耳根圓通章
就是在實踐這個心地功夫的過程。

耳根靈明不受塵 圓通本妙全體現

從聞思修,入三摩地。初於聞中,入流亡所,所入既寂,
動靜二相,了然不生。如是漸增,聞所聞盡;盡聞不住,
覺所覺空;空覺極圓,空所空滅;生滅既滅,寂滅現前。
忽然超越,世出世間,十方圓明,獲二殊勝。
一者上合十方諸佛本妙覺心,與佛如來同一慈力。
一者下合十方一切六道眾生,與諸眾生同一悲仰。


“明頭來明頭打,暗頭來暗頭打,(動靜二相,了然不生。)
四面八方來旋風打,虛空來連架打。(空所空滅,生滅既滅)

明暗,動靜,有無,陰陽,男女....這些都是二元相對的世界,
如何去統一這二元對立的世界,而進入一真的法界(真理的世界)。


基於「根塵同源,縛脫無二。」
因此兩段尺八與一段尺八都是一樣可以反聞聞自性,
不一定一定要用甚麼器品,
一定要用一節的,
這也是一種分別與執著的意識。
觸目遇緣皆是禪機。

如果你通達了真如(真理),
哪有反聞的東西? 也沒有空性這種東西。

所以普化禪師的唱偈,虛空來連架打。
這就是耳根圓通章裡的,空所空滅。

反聞聞自性是對還沒開悟的眾生講的。
開悟見性了,就沒有來去、生滅、增減了,

這就是"如來"(佛的十大稱號之一)。
本來就是如此這樣。沒有問號?

我本想談一下
信心銘內一小段章句,

能隨境滅,境逐能沉。
境由能境,能由境能。
欲知兩段,元是一空。

這是探討,能生的心(頭腦)與對應的境。
六根(眼、耳、鼻、舌、身、意,)對六塵(眼、耳、鼻、舌、身、意)。
這部份可連結現代的心理學精神分析學來探討。
我沒空就此打住。

2013‎年‎3‎月‎11‎日, ‏‎下午 06:49:19

‎2013‎年‎3‎月‎11‎日, ‏‎下午 08:20:57完稿
映月尺八道館。映像畫廊
http://shaku8.biz/
http://tw.myblog.yahoo.com/c-24555

TOP


纖維賦予的豐富性真的很好聽,許多奇妙的聲音參雜其中,與現代管的美感截然不同。跑步時喜歡聽這樣的聲音,那與戶外的樹木、溪流感覺很契合,聽著聽著慢慢覺得那不屬於音樂,那只是聲音,風吹過的聲音,不是音符,是各種表情。
原來在明暗流裡真的不認為是音樂阿!!
若以兩個端點來看,甲端屬於原現象,乙端屬於人轉譯的美感,我想每個演化只是落於這其中的某一刻度,越接近甲端的刻度就越貼近自然越原始,越接近乙端的刻度就越貼近人為的創造力;甲端保留原始的屬性多,而乙端較具備完整的形式。
大概就像文字一樣,甲骨文貼近於原事物現象,後發展出的楷體較具備完整的形式,也較符號化一些。
我一直覺得只要刻度精準傳達的能力就強,至於落在哪個刻度都好。
每種觀點都像一種抽象的模組,模組與模組之間能比較差異,但比較好壞是難了些。大概就像文章演化了許多形式,詩、詞、歌、賦......,比較異同容易,比較優劣就難找到標準。我想詩性遠比文體格律這些重要多了。

TOP

玻璃尺八,木製尺八,塑料尺八,竹製尺八,................
有補土沒補土,有塗漆沒塗漆,兩節,一節切....。

林林種種的尺八其中有何差異,
這些有待用科學方法去實驗,
在日本也是有所爭議。

尺八痴人在台灣請人製做了數百隻的一節尺八,
素顏,全部不補土,很多都不上漆,我有十幾支,
我從來都沒有想過,這樣的尺八有風吹竹林的聲音。

内壁鑄樹脂 沒有了風吹竹林的聲音”,是嗎?有待證實與了解。

藝術,宗教,音樂,詩詞,文學這些東西,
個人產生的感受,
很難以科學去實驗去分析,
因為它裡面非常主觀,充滿著異想,幻想,

這裡裡面帶來的異想,幻想,
讓無聊的人類生活帶來更豐富的美與快樂,帶來安慰,甚至治療。

如果我們把藝術,宗教,音樂,詩詞,
這些東西拿到科學的解剖台上,
它們將變成沒有溫度的屍體。

心理學大師弗洛伊德說:
人類對於宗教的需求是根源於雙親情節。
人類想回歸於神融入神,
是想回到母親子宮裡的安全感覺。

靜坐冥想融入宇宙融入你的神祇,
就是在尋找那種母親子宮裡的感覺。
弗洛伊德說:哪是海洋般的感受。

弗洛伊德對宗教是很排斥的。
但他說了這樣的話:
雙親情結人們尋求宗教..........,而那些沒有宗教信仰的人,必須獨自與問題搏鬥。
他會這麼說,是因為他發現他知道宗教還是有用的。

因此不需要科學客觀的實驗證據,
只要你能在夢境中,幻想的很美,很快樂就好了!
一陣風吹古寺竹林的聲音。
光想就很美,

一個人即使一輩子活在幻想的世界裡,又美又快樂又有希望,這不是很幸福的事嗎?
真與假又有甚麼關係,
自古以來很多信仰宗教的人不都是活在宗教的幻夢裡嗎?
尤其是多神信仰或一神信仰,
從史學家,考古學家.....來看人是在信仰人類自己創造的神,不存在的神。

如果這是一場神教的夢,
問體他們夢的有愛有希望很幸福。

我們需從科學的角度理性邏輯,史學家,考古學家,
心理學家去叫醒他們嗎?
叫醒了,
他們必須面對這殘酷事實的人生,沒來生沒希望。
科學又能提拱甚麼給他們。

成佛是指清醒過來的人,
菩薩的工作就是要喚醒哪些夢中沉睡的眾生。

如果眾生在夢中,夢的很幸福很快樂,
叫醒他是不是很慘忍的事。
譬如你一醒過來,哇!完了,
你與你的摯愛永別了!或家人至親永別了!

當然成佛不是指這個現象。

我總是樂觀的想,
人類即使信仰一個不存在的神,
人類繼續將他們的信仰發展下去,
越來越成熟與進步,到達那個高度,
有一天他們會弄假成真,歪打正著,
可能在他們的後代子孫,
他們會碰觸到真正的神,我喜歡稱祂是佛。

到目前我個人的認知,
認為佛教可說可能已經發展到這個高度了!
尤其是
映月尺八道館。映像畫廊
http://shaku8.biz/
http://tw.myblog.yahoo.com/c-24555

TOP

我想最大的差異應該在聲音的質感吧!!
海童道祖老師的法竹,也許與明暗尺八還有些差異,但也是沒補土,在聲音的質感上差異與現代尺八就滿明顯。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sGw02M9tivU
至於共鳴或性能,記得上次在研習會上,老師拿了悠吹,幾乎與他的尺八沒甚麼差別。

其實醒了同樣屬於樂觀的事。
大致上在存在主義有相當積極的一面,也許毀壞了長久以來的價值,頓時讓人手足無措。但其積極意義在於甚麼都沒了,也不必在意來生,神佛不存在也不會保護人們,所有的意義與價值透過自己來創造。從這樣的毀壞得到自由,創造自己的的價值,我想這樣正向的意義也許不亞於宗教能給予人的。這方面好像也與禪有些類似,忘記在哪看到的,我當時覺得禪原來是這樣的概念,相當有趣。當人理解(或者說頓悟),在那當下沒有階級之分,人與佛是一樣的性質,既然一樣也就沒上下之分。暫且把問題簡單化,假設神佛會算數,人不會算數,有一天人也懂了,人也可自己算錢,不需要再請示神,或者能與神佛討論更複雜的數學算式。這麼看來無論人們以科學、宗教、哲學、藝術、數學......去理解內與外(自身與環境),到了某種程度,概念上與禪認為佛的意義並無差異。
記得有位作家朋友告訴我,她覺得演奏家在台上根本不關心台下的觀眾,不是演奏給觀眾聽的,是在跟遙遠家鄉的人(也許是外星人或甚麼的)講話。當她跟我說這件事時我想到有些尺八演奏家認為他是吹給人佛聽的。很有趣的連結。當我們與神佛有一樣的語言,表達精準,我們就像是在與他們談話一般。
胎內回歸願望
我總是覺得那是根本不想出來的願望,可能是跟自身經驗有關。像是明天要考試,最好鬧鍾不要響,棉被裡很溫暖這類的。
回憶真的是很有趣的東西,寫著寫著想到大學時我也做了一件有關

胎內回歸願望的作品。






"出入口的記憶"

1998年,獨居陽明山,除了7-11店員及路口便當店老闆娘外,很少跟人類來往,也許是悶怕了,總對太過安靜的夜晚有些耐不住恐懼與衝動,想外出卻不知道要去哪,也不想真的去哪,看看窗,窗外黑黑暗暗的,窗面有些微弱的聲音,是飛蛾振翅與撞擊玻璃所發出的,是屋內的燈光誘引它們這麼做的。


「進來幹麻?裡面很無聊的。」--- 我想。


「那外面呢?」--- 我又想。



這兩股分別趨於明與暗的心理能量,撞擊於窗的口,玻璃的兩個面,進不去也出不來。



獨居山上的生活是很奇特的體驗,整天就是捧著書,聽著音樂,脫離現實,可能多少得了失語症。

TOP

感謝殘月兄和dedu兄精彩的心得分享
說到佛理我是ㄧ個頭二個大
只能說不具慧根
所以只能挑簡單容易理解的詞句去揣摩理解
希望二位多多分享生活上的禪境

TOP

回復 1# 的帖子

感謝大家的分享!
太深奧了!!!!

TOP

最近俗事纏身,
這個議題太深太廣了,
沒時間打字,
簡單的陳述。
請示神哪是薩滿教的階段。

存在主義,尼采是代表人物之一,
存在主義認為靈魂,宗教,道德都是人類為了生存而創造出來的。
也有些存在主義相信神。

哪些存在主義可以跟"禪"沾一點邊,
但禪不是存在主義,他們是假的存在主義,

禪是真正的存在主義,

我稱禪是

真存在主義。
禪不是宗教,

如果想深入的了解,自行找書看看或上網查看。
這要說清楚太花時間了。
尼采是了不起的人物,
但如果他能碰到"禪"或許他就不會發瘋或自殺,
(我說或許,因為人世間的人事物很複雜不單純)

你可以對禪有些概念。
但禪不是概念遊戲,也不是抽象的,
不是理性所能通達,
不是感官所 能感到,
也不是邏輯能推理的,

這種心靈的經驗或境界,
只有你自己去修練與領悟。

.......................................

分享生活上的禪境,(有空再談)
這是最切身最實際的事,
理論,主義太多了看不完,
近代高僧廣欽老和尚並不識字,
但他的一生的示現就是生活禪。
...............................
..........................................
我下了功夫去理解
觀世音菩薩耳根圓通章(因為它掛在我畫室的牆上,是巫兄贈我的墨寶,讓我一日看三回)

這是以音聲修行了悟的經典。
開頭的

初於聞中,入流亡所
這兩句你懂了!做到了!
你就把心帶回家了!
帶回清靜本然,周徧法界的家,真如的家。
...........
我第一次去停雲書苑。
看到墨字
入流亡所
我就心有戚戚焉,
我又有回到家的感覺。

附件

IMG_9552b.jpg (275.15 KB)

2013-3-12 11:28

停雲書苑裡得墨子入流亡所

IMG_9552b.jpg

映月尺八道館。映像畫廊
http://shaku8.biz/
http://tw.myblog.yahoo.com/c-24555

TOP

我想殘月老師誤解了
我想說的並非是存在主義等於禪,存在主義相信神這樣的事。
簡單的說在我讀到原來禪不分人神,待通過某種頓悟即能有此境界,人也等同神。
就如同殘月老師前面所提,尺八有無中繼是一種分別與執著的意識。所以我想同理禪與數學等同可達菩薩境界,哲學、音樂、文學、科學種種也都等同,只是不同的還是不同,明暗尺八不是現代尺八,音樂不是文學,哲學不是禪......。

也有點像理趣經那樣吧!! 雖然不完全理解,感覺上大致是說,對於人的各種現象加以肯定,即是清境菩薩境界。也許其中也包含了肯定驕傲,肯定愛欲,肯定屬於人天然的本性。我想對於本性有種接近無限透明的清晰與誠實都算達到這樣的境界了。如果沒差別之心,每天在河邊丟石頭應該也可達清淨菩薩境界,每天出門踢一下隔壁的狗也能達到清境菩薩境界(當然這不鼓勵啦!!),難怪空海不把書借給他朋友看,腦袋一下就想到壞的事情上去了。不過我想重點不是在肯定本性,告訴我們不管怎麼使壞都可以,只要誠實就好。我想它想傳達的是去承認自己的本性,接受自己忌妒、出糗、愛戀、邪惡、善良......,看待這些如照鏡子一樣的透亮。

"

、「十七清浄句」


  • 妙適淸淨句是菩薩位 - 男女交合の妙なる恍惚は、清浄なる菩薩の境地である
  • 慾箭淸淨句是菩薩位 - 欲望が矢の飛ぶように速く激しく働くのも、清浄なる菩薩の境地である
  • 觸淸淨句是菩薩位 - 男女の触れ合いも、清浄なる菩薩の境地である
  • 愛縛淸淨句是菩薩位 - 異性を愛し、かたく抱き合うのも、清浄なる菩薩の境地である
  • 一切自在主淸淨句是菩薩位 - 男女が抱き合って満足し、すべてに自由、すべての主、天にも登るような心持ちになるのも、清浄なる菩薩の境地である
  • 見淸淨句是菩薩位 - 欲心を持って異性を見ることも、清浄なる菩薩の境地である
  • 適悅淸淨句是菩薩位 - 男女交合して、悦なる快感を味わうことも、清浄なる菩薩の境地である
  • 愛淸淨句是菩薩位 - 男女の愛も、清浄なる菩薩の境地である
  • 慢淸淨句是菩薩位 - 自慢する心も、清浄なる菩薩の境地である
  • 莊嚴淸淨句是菩薩位 - ものを飾って喜ぶのも、清浄なる菩薩の境地である
  • 意滋澤淸淨句是菩薩位 - 思うにまかせて、心が喜ぶことも、清浄なる菩薩の境地である
  • 光明淸淨句是菩薩位 - 満ち足りて、心が輝くことも、清浄なる菩薩の境地である
  • 身樂淸淨句是菩薩位 - 身体の楽も、清浄なる菩薩の境地である
  • 色淸淨句是菩薩位 - 目の当たりにする色も、清浄なる菩薩の境地である
  • 聲淸淨句是菩薩位 - 耳にするもの音も、清浄なる菩薩の境地である
  • 香淸淨句是菩薩位 - この世の香りも、清浄なる菩薩の境地である
  • 味淸淨句是菩薩位 - 口にする味も、清浄なる菩薩の境地である
"

記得唐三藏帶著孫悟空、豬八戒、沙悟淨去西天取經,當時印度佛教還保留辯經,我想目的就是以人的力量去證明佛法與道理的存在與牢靠,藏傳佛教目前好像還保留了。有時候我覺得少了這樣的活動,變成只有相信,使得宗教變成一個迴圈,永遠處於高位,這是在發展上有點可惜的地方。當然辯經也不是必然需要的東西,只是有那樣的活動,法比較像是活的生命體。
電影霍元甲裡有段我已滿喜歡的"茶葉無高低之分,重點是喝茶時的心情。而武術也沒有高低之分,只有行為之人才有強弱之別。"

TOP

回復 6# 的帖子

回文慶兄::
其實我也不懂佛法或禪啦!
只是有趣的想法會去翻一下,可能連皮毛都還不懂勒!
不過大致上我相信周星馳的那台詞"只要有心,人人都是食神!"
所以不管用甚麼法應該都可以變菩薩啦。

TOP

dedu兄
你誤會了!
我只是敘述我的觀點。
不是在對你做質疑。
時間上不云許我在此說得很清楚。

在有限的篇幅裡,感受到一份趣味與美就好了,
就像我享受到你寫的,出入口的記憶。
我絲毫都沒想到你認為存在主義等於禪。

這個敘述與你無關。

這裡不便太嚴肅太認真談這些問體。
會變成雞同鴨講,語言文字會有很大的差異與隔闔。
還有對文字的解讀,專門的宗教術語的認知,會有不相容的問題。

譬如

人也等同神(那個壞脾氣愛生氣的的神嗎?)

神如何解讀與定義呢?
在佛家來說,神與佛是大不相同的,

你要把神定義為佛還是把佛定義為神。
如果你把神定義為佛,一神教認為你褻瀆神。
如果你把佛定義為神,佛教認為你矮畫了佛。
不小心還會引起宗教戰爭,(玩笑)
我二十幾歲時看過一些 宗教比較學,和尚寫的,牧師寫的,神父寫的...。
每一個人都是宇宙最高的真理。

>如果沒差別之心,

我知道你的困惑,因為我思考了過許多這種迷樣的話語。

當你沒有分別心時,你就進入了佛智妙觀察智>大圓鏡智。

沒有分別心不就是等於好壞不分。
佛教有很多專門術語,常讓人誤解。
我覺得要改一改。
我這麼說:
有分別但不要有分別想。

分別想
想就是說個人的思想意識,
前面我說:和尚寫的,牧師寫的,神父寫的宗教比較學,
每一個人頭腦裡的填充物不同,
當然見解不同,真理當然是站在自己這邊,
真理越辯越明,
我所知道的越辯越模糊,
同樣信同源的上帝,也都會打起來,
歐洲的十字軍東征。持續近200年的宗教性戰爭。

長沙岑禪師說:
學道之人不識真,只為從來認識神,
無始劫來生死本,癡人喚作本來人。

學道的人像痴人一樣只是認識神,
這裡就會產生誤會,只為從來認識神所以無始劫來的生死追求,無法出離解脫。

這裡打上逗點,只為從來認,識神,
識神是指頭腦思想意識創造出來的世界,
這樣如何能找到本來的人(佛)。
這也就是存在主義的觀點,
存在主義認為靈魂,宗教,道德都是人類為了生存而創造出來的。

識神不仿可以拿來用,
但它只是階梯,如果你在階梯上下累劫徘迴走動,
這就是無始劫來不能登高,不得其門而入的原因。

只為從來認識神,這一句語說的不是單指某一宗教某一神,
請誤會了!解釋一下,不然神教徒會不高興。

是說:只為從來認,識神,只識神,
是說自古以來人類頭腦意識創造出來的所有宗教,諸神,...,
就只認這個,很沒出息與出路。

糟糕!這下子得罪了自古以來所有的宗教,諸神,
我要準備下地獄了!

談到藏傳佛教
藏傳佛教在台灣現在有宗教團體把它罵成了豬八戒,
準備把它一筆殲滅。
這裡面意識形態像八卦陣一樣,令教徒困惑,
其中學問大。
這些怪異的現像需要用心理學精神分析學來解讀。

弗洛伊德說:

所有的人類在這個世上或多或少都帶有些精神疾病,
看來這個地球是個瘋人院,
只好見怪不怪 其怪自敗 松柏不凋 金剛不壞。

沒時間了,不談了!
映月尺八道館。映像畫廊
http://shaku8.biz/
http://tw.myblog.yahoo.com/c-24555

TOP

也是~~偏了主題!!
尺八才是主角

TOP

這是接續 1# 的帖子,尺八吹禪,這是主題。

你有沒有看過古文明的播種者,蠻有趣的,
我年輕時看過這本書,
介紹看你
PPS,紀錄片/遠古外星人

神就是外星人,他們一定精於算數,
你說的沒錯。

我記得我十九歲或二十多歲之間看日本鈴木大拙的禪的著作,
日本鈴木大拙把東方的禪帶到西方,他是先驅者。。

(貼文:在鈴木看來,建立在二元對立基礎上的邏輯和理性本來就是人為的東西,
它不僅扭曲了自在的世 界,而且束縛了人的精神世界。
這種二元對立的思維方式「總是絕對化地思考『A是A』,
卻不大去思考『A 是非A』或『A是B』這樣的命題」,因此,
它「不是可以窮極一切的一切方式』,
..............
鈴木認為禪為「超越人類理解限域之外」的心靈訓練,
「它的獨一無二在於它的非理性或非人類邏輯理解所到之處」)
....................
多人認為鈴木治禪採用的是非理性、非邏輯、非歷史或超理性、
超邏輯、超歷史的方法,顯然是過分相信鈴木陳述的一個 誤解。
他所謂超越時空、超越理性,目的不外是為了證明視野這一獨特存在的真實性,
即超越主客、超越生死,全心靈化的自我存在可能性
.................................
因此以理性與邏輯不能進入禪的世界,也就是所謂的,心行處滅 ,言語道斷

理性與邏輯算數可以成為神,此神可能是高級生命的外星人。
可能也有通靈者的神,靈媒,
如果有很難的數學題解不開,可以去找乩童或靈媒演算一下,
不過要小心,見不對勁,要趕快跑,因為他手上的狼牙棒,一把打過來,口中罵到:
媒來嘎臨爸亂的,你娘的!
(開玩笑)


空海不把書借給他朋友看,

是因為在禪的角度來看,
凡有言說,都無實義。

依經解義,三世佛冤;離經一字,如同魔說。

寶鏡三昧歌

背觸俱非。如大火聚。但形文彩。即屬染污。
夜半正明。天曉不露。為物作則。用拔諸苦。
雖非有為。不是無語。如臨寶鏡。形影相睹。
洞山良价禪師-

禪是不是很難理解,問題是禪不能以理解方式進入,
帶著頭腦永遠無法進入禪的世界。
以無心方能進入禪的世界,

禪者一輩子都在做這種事,達到無心,
無心是一種沒有頭腦的狀態,
很難理解的事,
如果你真正想開悟,
千萬不要試圖去理解它,
這樣永遠不會開悟。

如果你還是想理解它,若還是一直這樣的話,(剛開始容許你去理解)
哪你倒不如去信一個神,或信一個佛(你的佛成為了神)來的比較好。
映月尺八道館。映像畫廊
http://shaku8.biz/
http://tw.myblog.yahoo.com/c-24555

TOP

TOP

dedu兄
感謝!您珍貴的分享,
的確不同凡響,
質樸無華,讓人有悠長古老的感覺。
當時我有幸參與了塚本平八郎老師的雅集與演奏會,
對他的禪風與精神我深受感動。

然而當時台灣有幾位前輩對他的表現加以評擊,
有人說:
他們把他講的像神一樣,我看吹的並不怎樣,沒有尺八味沒有日本味如何....如何...........。
又有人說:
吹成那個樣子,.....,到台灣騙吃配喝,我要到日本摸摸他的底..................。
還有人說;........。

這就是每一個人頭腦的內容物的不同,每一個人的框框不同,
感受當然就不同,認知就不同,無關對錯。

修行禪道的人如果落入神道哪是悲哀的事,
修行禪道的人志在成佛不是成神。
批評的人說:他們把他講的像神一樣。
我知道說的人對神與佛沒什麼概念,
像神一樣只是表示很厲害而已。
而在我頭腦的填充內容物,就不是這樣想。為此我寫了一篇文章

http://shaku8.biz/zqe/zqe/zeqsb3.htm

後來有一天有對父母帶著兩個他們的小孩來找我,
這兩個小孩在大陸與塚本平八郎老師學尺八,
兩個小孩很有天分,
吹起尺八的味道就像塚本平八郎老師一樣,
我對他們嘉許與鼓勵一番。
為此我也寫了一篇文章在尺八教流道上。
映月尺八道館。映像畫廊
http://shaku8.biz/
http://tw.myblog.yahoo.com/c-24555

TOP

回復 14# 的帖子

TOP

過年時人家都在恭喜發財,
一休和尚卻說恭喜死亡吉祥,

普化禪師抬棺示寂走四門,遁空示化,鐸鈴聲邈。
這是普化尺八的來源典故,
禪者的行徑在常人的眼裡看來,荒誕怪異,

死亡都能吉祥,人生又有甚麼事讓你不能克服的。
因此佛陀示寂的涅槃像,是最重要的象徵之一。
https://www.google.com.tw/search ... AQ&biw=1275&bih=730

不生謂涅不死謂槃,當你超越了死亡,
你就盡入了不生不死的境界。

禪者有一顆不受這個世界這個社會制約頭腦,
他的行事異於常人,
在被制約頭腦的人們看來像瘋子 一樣。

這些瘋子透析了生死,跨越了生死,打敗了死神。


常人是活在頭腦裡面。

瘋子有三種(我個人的分類)
有一種瘋子是低於頭腦下面。(頭腦失控與混亂,精神錯亂,'俗稱瘋子,嚴重的人會被人關起來)
還有一種瘋子高於頭腦上面,(哲學家,藝術家,詩人......,傑出的人會被崇拜。像精神分裂就是一種高智慧的病)
更有一種瘋子超越了頭腦。(禪者,佛,..成功的人會被眾人膜拜)

我們來看看
第一位獲得諾貝爾文學獎的亞洲人,印度詩聖
泰戈爾
啟示死亡的詩,

死的標記給生的貨幣以價值,
使它能夠買到真正的寶物。

根是地下的枝。
枝是天上的根。

當夕陽西下時,清晨的東方已悄悄地站在他的面前。

生命如渡過一重大海,我們相遇在這同一的狹小船上。
死時我們同登彼岸,又向不同的世界各自奔馳。


死亡一如誕生,都是屬於生命的。

走路須要提起腳來,但也須要放下腳去。(生與死的交替,生命才能動己來)

我將死了再死,俾便認識生命的無窮無盡。

黑夜吻著逝去的白日,附耳輕語道:
『我是死亡,是你的母親,正在賜予你新的誕生。
映月尺八道館。映像畫廊
http://shaku8.biz/
http://tw.myblog.yahoo.com/c-24555

TOP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PXfel_lxiic
若以山口五郎老師作為比較,琴古流像是非常注重"人"的控制能力,有點像工筆畫般的秀麗。
若以自然和人為兩個端點,也許可以拿最大的兩坨來做比較,希瑪拉雅山以及萬里長城,一為天然,一為人為,各據兩個端點。我想人對於美的活動也差不多是落在這兩個端點的某一刻度,至於超過人的限度,基本上人也感覺不到,所以討論起來也不太有意義。有些美較接近自然,有些美較接近人為。在地無管演奏中時常聽到許多意外玄妙的聲響,山要哪裡長根草發棵樹,但大致上依循緯度氣候,也不至於有太不合乎道理的生長,就像演奏地無管音律還是依著音孔及浮沉來控制,至於聲響中冒出幾株芽,幾粒小石子都是自然好看。
而在接近人為這端點來看,萬里長城的牆壁若發出太多的草或樹根盤據,都易使其崩壞。人為的美感能創造出新的秩序,各式各樣的秩序若接近完整,也同樣如自然運行那樣的自成一種理。就如梵谷旋轉的亂筆、秀拉細碎的色點、畢卡索破碎的面,同樣都創造了一個完整而別於自然的次序。

TOP

很多東西是不容許討論的。
就像你寫的,

"出入口的記憶"
我只能直接的去領其神會其意。
你可以去討論一首詩,
但一經討論哪是等而下之的東西了。

很多東西只能問你有感覺嗎?你有興趣嗎?

你有興趣,有感覺,然後去討論它,
討論它後你只能接近不能等同。

你要全然領受,只能直接綴飲去它,去聽它,
有一部份我怎麼形容都沒用,只有你親致進入。


不過好的描述也是很美的事。

禪也是一樣的沒甚麼好討論的,
禪是
教外別傳,
不立文字,
直指人心,
見性成佛。

但很奇怪它的文字典籍卻特別多。

全部都是人為的,你只能說我比較接近自然。

村剛實先生他創立自然流七孔尺八,你不能說他不自然。

而自然又是甚麼?

禪者就是一個自然的人。


我的印象裡,
秀拉是實驗式的早期印象派、
梵谷後期印象派事實上他是表現主義、畢卡索立體主義。
映月尺八道館。映像畫廊
http://shaku8.biz/
http://tw.myblog.yahoo.com/c-24555

TOP

超出人限度我想大概類似這樣,人的眼睛只能看到某個限度的色彩或聲音,若用儀器可以測得更多的色彩或聲音存在,但儀器之外似乎就難規範在人的感知裡了。身為人的角色對這些也感覺不到無從討論起。所以我想超出限度的是無從討論起,不盡然像詩那樣,是永遠討論不完,永遠無法掌握全部。

語言是一種咒,一種限定的咒,為某物某事下定義畫輪廓的咒,但這種企圖本來就不可能有等同。我們也許可以對一顆果子下一個咒,叫他蘋果,但語言限定裡的蘋果是沒辦法拿起來啃。
人們總是盡力以似非而是的輪廓線希望接近真實,我想可貴的就在這樣的企圖心吧!!

就像傑克梅第的作品,想要在畫面裡或空間中找到一條對的線或一個面,但只要頭一歪,腰一挺,輪廓線就變了。

若將一個杯子用奇異筆畫上一條黑線,當作輪廓線,杯子一轉動又得畫一條,再轉再畫,可能窮及一生都找不到那一條線。明知不可能,卻一次一次追求那條線,感覺上他作品的魅力就在這種企圖心吧!!



TOP

 23 12
發新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