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新話題
打印

立體聲

立體聲

前陣子看到神崎憲老師與文松老師的對話
關於簫聲的部份對話內容如下:

神崎憲:尺八本曲虛鈴大和樂盤涉的3曲必須以虛吹來吹奏。虛吹是沒共鳴的音。
廖錦棟:在傳統曲中,較少用共鳴,只要是因為樂器本身的自然音這類樸實的曲子以鬆吹居多
神崎憲:以虛吹來吹奏,加上沒共鳴可以大聲小聲,濃淡音,可以做立體型樣子的吹奏
廖錦棟:是的!鬆吹若能練大聲,便能擴大曲子中應用強弱對比,不至於太平,以抑揚頓挫,
       增加曲子情韻。
神崎憲:現在尺八界的傾向,有2個,彼此競爭共鳴音,彼此競爭音量。但是很重要的事美感
       怎麼吹出。應該研究極小的聲,到無音的Smoothly的移動。聽眾人的感動在小聲中,
       廖先生的意見如何?
廖錦棟:另外將鬆吹的不共鳴為基礎,維持寬厚音色下,增加一點點共鳴合聲的增減,也是很
       好的展現,這樣的濃淡變化,增加了層次感

對於大小聲、濃淡音、虛吹、共鳴音等大家應都比較容易理解
我比較好奇的是神奇憲老師所提”立體型樣子的吹奏”
我認為神崎憲老師所說的立體型樣子的吹奏”
應該是指”立體聲”
可惜在對談中並無進一步討論
真想聽聽2位專家的看法
那到底什麼樣的聲音是立體聲?
立體聲的特色有哪些?
如何吹出立體的聲音?
尺八或簫的性能與立體聲有關係嗎?
利用環境因素或是錄音技術可以產生立體聲嗎?
請大家談談對於”立體聲”的體會與看法。

TOP

大聲小聲,濃淡音產生,遠近感。這種對比的差距產生,立體的感覺,

當然是以電子音效,與多方音箱最能產生這種立體感覺。

我曾在一個劇場,聽非洲打擊樂,
聽眾在場中,
舉鼓者繞在四周,
鼓聲此起彼落,
真的是夠立體的,
彷伕黑夜置身叢林之中,
四周此起彼落的野獸鬼叫聲,
令人驚奇震撼。


繪畫藝術的立體派,不是指古典派的寫實的畫出立體感,
而是對事物場景解構後的不同視點而成的多面式繪畫。

立體感涉及範圍極廣,
是實際現象的感受,
還是精神上哲學上的意涵。

時間與空間看起來很正常不足為奇,
一般人活在其中,連想都不會去想它,

但是經由科學家與哲學家思考起來,
卻充滿難解的謎霧,
超大的神奇。
.......................................
沒共鳴也可以大聲小聲
有共鳴也可以大聲小聲
很久前我感覺
有些人吹的很大聲,共鳴弱或沒共鳴,
有些人吹的聲音不大,但共鳴的很悅耳。
有些人吹的很小聲,沒共鳴。
共鳴不是靠用力吹才會有,
對位了就會有。

美感與共鳴有關係,
但沒有絕對的關係,
整體條件夠了,
沒共鳴也可以表現的很美很感人。
映月尺八道館。映像畫廊
http://shaku8.biz/
http://tw.myblog.yahoo.com/c-24555

TOP

對於相片的立體感很多人應有此經驗
看到一張相片中被拍物體或景色
好像是從相片中浮出來的感覺
往往會禁不住脫口而出”好立體喔”
我個人對於照相不是很有研究
但要拍出感覺很立體的相片以下因素會有影響
相機性能、光線、拍照者技術、後製……等
以下網站的相片我個人認為很立體
http://iphone4.tw/forums/showthread.php?t=131498

話說立體聲
我認為立體聲是具有厚度(不是指很飽滿的聲音),以長、寬、高來說,厚度是高
聲音的話是指音場的深度
聲音聽起來是顆粒狀(像水龍頭殘留的水滴滴入水缸中的聲音)
立體聲無關音層的多寡(也有多重共鳴之說)
單聲波也有立體聲

TOP

暗示空間真實的存在感

很多事都存在這種共通性,記得高中學習畫時,老師教我們如何用眼睛去聽一幅畫,再創作者的安排下,眼睛像聽音樂般的被帶往這裡,再被帶往那堙A在這裡感受的刺激的強度,在那堣S可以讓眼睛稍做休息,視線在一張平面上前前後後左左右右的轉來轉去

以畫來說前後距離,彩度變化、明暗變化、線條粗細、造型對比......種種條件暗示了這個平面的畫布裡存在確實的空間
以編寫故事來說,每個事件的連結的相對意義、事件的強弱、發生的事件的速度差、.......也一樣構成在腦內抽象的立體空間
以味覺來說,一杯咖啡在入口前段順暢,中段氣味充飽整個口腔,後段又能因準確的苦澀度帶來回甘,也在口腔內建立了立體空間

感覺上有點像電力的正負極,只要有正極跟負極,電流就會產生電位差,變成能量,大概就是A與B之間差異產生的東西(也有點像在感官裡坐雲霄飛車甚麼的)

人們對於這種虛擬的真實存在感很有興趣

尺八是個特殊的樂器,以一個音來說,某些指法技巧裡可以在0.0幾秒內變成像是(噗空、哩嘤、乓ㄤ......)乍聽之下是一個音,其實有可能接近同時出現了2個音,兩音存在像電位差的東西產生了能量。音與音的連結變化(上課時老師時常提醒的明暗、明暗),句與句變化,段與段的變化,形成某種美好的空間結構

我想尺八能發出的所有聲音,不論是共鳴,不共鳴,細膩,粗造,悅耳,刺耳,能夠精確的調配與運用,就會產生美好的空間結構(記得多年前上三橋老師課時,老師說4孔SURI的音聽起來讓人不舒服,不好聽,但是很適合尺八,大概就是這樣吧!) 美好的立體空間結構並不是追求完全美好的聲音,而是能精確的運用所有的聲音。

TOP

發新話題